看到啼仑释放了自己的力量,两个执法长老也是稍稍露出一丝的忌惮来。

其中一个执法长老就问啼仑:“怎么,你还要代替执法处行事吗?”

啼仑没有理会面前的执法长老,而是看向常鶎那边说:“堂主,你们也知道,李初一是静神交给我的,静神的人,不能在我手上出事儿。”

常鶎“哦”了一声说:“静神,静神又怎样,就算我杀了李初一,她敢对我动手吗,我背后站着的,可是永恒神和无限神,可是信仰之神。”

常鶎继续向我靠近,两个执法长老也是步步紧逼。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传来一声“嗷呜”的银狼叫声。

接着一道银光落下,直接对着常鶎撞了过去。

常鶎拼劲全力去挡。

可身体还是倒飞出去数百米,然后撞到擂台上,把擂台上的黑暗元心力量都给撞破了,那擂台瞬间碎出一个巨大的裂口,而且不再自动修复。

银狼低着头,看着破碎的擂台处,发出“呼呼”的低吼声音。

接着我就看到尘谣从天而降,一身青色的纱裙格外的美艳。

她坐到银狼的后背上,然后看着常鶎的方向说了一句:“你去问问永恒神、无限神,他会为了你这种弱小实力的人,而为难我吗,神星城,在黑暗元心之中,不过一丁点的小地方而已,即便是我让它从黑暗元心中消失,永恒神和无限神,也不会拿我怎样,因为我是古神,你不明白古神二字的份量吗?”

尘谣身上的威严缓缓散开,周围的人全部跪了下去,在那些威严的压迫下,每个人都抬不起头来。

只有我、徐铉和王俊辉三个人幸免。

两个执法长老早就匍匐在地上,缩成了一团。

很快尘谣就收回了自己身上的威势,然后看着常鶎的方向说:“我再说一遍,李初一他是我的人,我让他来学武堂学习,是你们的荣幸,神星城,任何一个家族,胆敢再对他行暗杀之事,那他整个家族就跟着一起消失吧。”

众人全部愣住了。

尘谣从银狼的后背上下来,然后缓缓走到我身边说:“吓到了吧。”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十分的温柔。

说着她还主动拉起了我的手,这让周围的人羡慕不已。

而我心里则是一阵无奈,我是静神养的小白脸的事儿,这算是彻底坐实了。

不过我却拒绝不了尘谣的温柔,因为我觉得这温柔很熟悉,在很久很久之前的黑暗元心,好像就有人这么对过我。

我对着尘谣说:“我没有被吓到,我也没什么事儿,但是我觉得学武堂已经没有能学到的东西了。”

说着我看了看啼仑。

我心里清楚,尘谣送我来学武堂的目的,就是啼仑,而啼仑身上的本事都是我教的,我觉醒了那部分的记忆,学武堂已经不重要了。

尘谣对着我点了点头说:“好吧,你既然不想留在这里,那就跟我走吧,不过我们暂时还不能离开神星城,有些事儿,我还没有办完。”

我点点了点头。

接下来,徐铉和王俊辉也是向我走了过来。

娍青愣了一下说:“我也想要退学。”

尘谣笑了笑说:“你还是回去找你父亲商量一下吧,我有空的时候,会去你们家的。”

娍青当下惊喜无比,同时伸手摸了摸胸前的吊坠。

接着,我们便乘着银狼离开了。

我问尘谣,接下来我们去什么地方,尘谣就说:“先在静庙待几天,我在城中还有些事儿要办,然后我们去九子禁地那边。”

我疑惑道:“你要进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