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遗体从海路返回,到琅琊上岸再经陆路回长安。

接到消息,太子曹晟带着邓艾桓范等东宫属官乘坐飞机赶到琅琊在港口耐心等待,足足等了三天。

这天中午,震耳的轰鸣声终于传进港口,曹晟几人火速赶往码头,隔着老远便看见巨大的游轮朝这边驶来。

游轮驶入港口,就绪之后许褚夏侯尚与众亲卫亲自抬着一口金丝楠木棺材缓缓走出船舱。

“爷爷……”曹晟远远看见噗通跪地,当场哭出声来。

这些年他在地方任职,曹操在游山玩水,祖孙俩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五年前,那年他任郡守,曹操亲自跑来看他,没待几天就离去,原以为回到长安之后便能重逢,谁知再次相见却是天人永隔。

棺材离他们越来越近,邓艾几人将曹晟强行拉起,带着他来到棺前,替下亲卫亲自抬棺。

棺材没在港口停留,直接登机返回长安。

现在飞机也改进了,可由琅琊直达长安,不用再中途周转。

长安

曹昂带着文武百官及宗室子弟早已在机场等候,放眼望去,皇帝百官及值守侍卫皆身穿孝服,就连机场建筑也搭着白色帷幔,视线之内尽是雪白。

ps://

飞机安稳降落,舱门打开,曹晟等人亲自抬棺走下台阶。

众人没有多言,分列左右将棺材围住,抬着棺材步行赶往皇宫,沿途道路早已戒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士兵全都身穿孝服,就连枪尖上也缠着白布条。

短短数日便生产出如此多的孝服,可见大魏目前的生产力有多恐怖。

现在却没人关心这个,众人心情沉重的赶回皇宫,将棺材放入灵堂,开始安葬事宜。

纵观曹操一生,事业上打下了大魏江山,家庭上更是厉害,凭一己之力创造出一个庞大家族,妻妾成群子孙成堆,妻子儿子,女儿孙子孙女,儿媳女婿,孙媳孙女婿一大堆,灵堂里都快站不下了。

普通人去世,遗体要停留三到七天才下葬,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个时代的人比较迷信,认为人刚去世灵魂尚未离开要回来看看,也就是所谓的头七。

皇帝与普通人不同,死后尸体要停留整整三个月,为防止尸体腐烂,朝廷有专门的郁人处理尸体,郁人处理的非常仔细,不管是牙缝里的残留物还是指甲上的脏东西都会清理的一干二净,之后再撒上用草药熬成的白酒,以免滋生细菌,除此之外他们还会在皇帝的尸体旁放上香包和草药,经过处理的尸体好几年都不会腐烂。

曹昂亲眼见证了郁人处理尸体的过程,看的那叫一个头皮发麻,再想到他死后也要被人这么糟践,心中不自然的对死亡生出一股恐惧。

曹操尸体回京的第三天,燕王曹彰和赵王曹冲带着家眷同时回京,兄弟俩刚到灵堂门口便同时跪地,嚎啕大哭道:“父皇……”

哥俩一把鼻涕一把泪,跪着爬进灵堂,爬到供桌前看着遗像上曹操温和的笑脸哭的越发伤心,最后还是曹昂劝着着才停止,上完香换上孝服跪到一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